当前位置:首页>>新闻频道>>地方质检新闻>>地方新闻
“举牌执法”是一种被动行为艺术
2013-04-25

 

  

 

美堂漫画 作 

    □ 张西流 

    “伙计!车窗抛物证据确凿。上门催,真掉底子!”近日,湖北武汉城管举着7块这样的提示牌,来到该市一家单位追缴车窗抛物罚款。据武汉市城管局“车窗抛物有奖举报专班”负责人介绍,327日,城管局公布车窗抛物举牌执法首批20家单位,在限期内已有19家单位主动到市城管局接受处理。 

    (据《新京报》) 

    事实上,武汉城管举牌上门式的执法方式已经毫无新意。此前的“散步执法”、“眼神执法”、“对跪执法”等均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并被各地城管频频搬上了“舞台”,也引发了公众热议。可见,目前城管执法依然办法不多,习惯于走两个极端,要么是掀摊子、砸商品、打商贩等暴力执法,要么是列队、围观、散步和下跪等所谓的“柔性执法”。因此,与其说这些方式是在“柔性执法”,不如说是城管在表演一种无奈的行为艺术。 

    不可否认,相比暴力执法,“举牌执法”显然是一种进步,这种比较文明的执法方式,可以缓解车窗抛物者的抵触情绪,避免不必要的冲突。问题是,拒交罚款的单位都是车窗抛物成瘾的“老大难”,即便是城管采取强硬措施,他们也未必会束手就擒。至于城管采取“举牌执法”的方式,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在浪费表情,根本打动不了他们拒交罚款的铁石心肠。也就是说,城管哪怕是“举牌执法”的功课做得再好,也等于是在做无用功,而做无用功,就是一种变相的行政不作为。 

    应该说,“处罚权”是城管对付违法者的“杀手锏”。比如,有的商贩随处摆卖,占用社会公共资源,既不纳税缴租,又影响市场公平;或者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扰乱市场秩序;抑或是随处张贴办假证、假发票广告,到处制造脏乱差,严重影响了城市市容和交通环境。对于这类不法商贩,进行批评教育或“举牌执法”,简直是隔靴搔痒,根本起不到震慑作用。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对他们加以重罚,罚得他们心疼,罚得他们胆寒,罚得他们必须守法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某些地方城管队伍本身的道德素质缺失,一些城管队员心中没有百姓,恃强凌弱,出现城管队员滥执法、蛮处理、乱罚款等不良现象,因而充斥媒体的多是城管欺压商贩的报道。所以说,城管缺的不是执法权力,而是执法手段。因此,从建立健全有关法律制度着手,给城市管理定义一个范畴,给城市管理行为设置一个边界,给城市管理人员戴上一个紧箍咒,显得十分必要。然而,规范城管执法行为,不是让城管都去对违法者静默、围观、举牌甚至下跪,而是要摸索和创造出一套科学、规范、人性化的城市管理模式,去改变以往简单粗暴的执法方式,不断提高管理效率和执法水平,树立城管文明执法的新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