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栏目 > 2017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党旗下的质检人

宝贝,老爸今天向你请个假——记金山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一科费广泽

  

  费广泽同志是金山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一科的一名普通检验员,负责金山口岸进出口危险化学品检验监管工作及进出口法检散装化工品、油品的数量鉴定工作。他是一名新党员,同时也是一名新爸爸。

  日常检验监管工作很辛苦,要奔波于化工厂、危化仓库、码头和货轮上实施检验和鉴定,无论刮风下雨,无论严寒酷暑。不仅要忍着各种危险化学品刺鼻的气味,面临着随时肯能发生的危险。其中重量鉴定业务需要配合码头作业时间,而码头作业不分工作日和节假日。为缩短运输中转时间、保证进出口船舶及时靠泊离泊,费广泽同志常常需要加班,进行登轮鉴定作业。

  这是一个礼拜六的早晨,本应休息的费广泽正坐在沙发上给15个月儿子读故事书。突然,电话铃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知道又要加班了。挂断了电话,他加快了语速,匆匆读完故事的后半段。合上故事书,他把儿子抱起来,贴了贴他肉嘟嘟的小脸儿,然后送到妈妈身边,叮嘱了几句就赶忙换衣服准备出门。儿子刚刚学会走路,只会说“爸爸”“妈妈”等几个简单的词。看到爸爸准备出门,他记得一边哭着要挣脱抱着他的妈妈,一边把小手使劲伸向爸爸的方向,嘴里不停的叫着“爸爸抱抱……”。费广泽见此情景心里一酸,但是工作紧急又不能耽误,他温柔的看了一眼哭闹的儿子,一咬牙转身走出门外,儿子哇的一下大哭了起来,嘴里叫着“爸爸,爸爸”。家门关上的那一刻,儿子的哭声瞬间消失了,但是在他的耳中哭声反而变得更加响亮。他回头看了一眼关上的家门,在心里默默地对儿子说了声“宝贝,老爸今天向你请个假”。

  上海的七月,正是“小暑大暑,上蒸下煮”的日子。进入三伏天,气温一路上升,最高气温已达38度。中午的石化码头,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一艘巨大的货轮停靠在码头的5号泊位上。闷热的海风裹着饱饱的水汽,从东南方徐徐而来,吹在身上,只感到滚滚热浪袭来,没有一丝清凉。刚走上码头的费广泽,头上已渗出点点汗珠,但真正感到热还是从双脚踩在甲板上那一刻开始的。四十余米宽,一百余米长的甲板在热日的照射下像一块“烤盘”,在陆地上从未感受到过的灼热,透过鞋底从脚部直串头顶,短短几分钟,他就已经满头大汗。对散装化学品货轮实施数量鉴定,需要对轮船的货舱逐一测量空距和温度,再根据船舶的舱容表和货物的密度计算出货物的总数量。14个货舱的测量口依次排列于甲板的两侧,从船头延伸的船尾。费广泽同志在船方大副的陪同下,对14个货舱逐个测量。一百多米长的甲板,顶着烈日从左舷的船尾量到船头,再从右舷的船头量到船尾,汗水不住的滴下来,有的落在甲板上,有的落在记录测量数据的本子上。一个半小时以后,当测量完全部货舱时,费广泽的制服已经从里湿到了外,记录数据的本子上面也沾上了点点汗渍。

  下一项工作是计算。从炙热的甲板走进开着空调的大副办公室,巨大的温差让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他拿出背包里的矿泉水,一口气喝掉了半瓶,用纸巾擦掉了头上的汗珠,然后拿出计算单和计算器,对照船方的舱容表,开始对货轮的载货量进行计算。14个货舱,需要根据刚刚测量的空距及船舶的纵倾横倾修正,分别在舱容表中查到对应的体积,并通过温度、密度等一系列修正,计算出每个货舱的货物量,再将各舱货物量相加得到该船货物的总量。一百多个数据,七八十次加减乘除计算,不能有一个错误。整个大副办公室静悄悄,只听到计算器敲击和舱容表翻阅的声音。大约一个小时,计算完成了,他对计算数据复核一次确认无误后,签字确认。对照货物的发货港提单数量,到港的货物量与提单数量误差小于千分之三,该批货物未出现数量短少,所以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费广泽向船方通知了鉴定结果,并告知数量鉴定工作已经完成,大副高兴的和费广泽握手并连声说“Thank you。费广泽背起了背包,和大副握手道别。

  回到家已是傍晚时分,推开家门的那一瞬间,正坐在地上玩玩具的儿子立刻抬起头,用陌生的眼光看着爸爸,奶声奶气地说:“爸爸,加班!” 费广泽立马心疼地抱起他。孩子还小,也许他现在觉得自己有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爸爸,加班是他的家常便饭,但他相信孩子终有一天会明白,他的爸爸在从事着一份守卫国门的神圣职业,无怨无悔就是爸爸的不二选择!

  金山检验检疫局供稿


版权所有: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东路9号    网站管理:国家质检总局信息中心
网站管理:国家质检总局信息中心邮编:100088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365号